[杨贵妃与安禄山艳史]杨贵妃和安禄山

2018-08-10 10:00:02 童话寓言

篇一:[杨贵妃和安禄山]揭秘杨贵妃与安禄山真实关系


  杨贵妃与安禄山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杨贵妃与安禄山的真实关系又是什么呢?
  为讨皇帝欢心,在他认杨玉环做干娘的认养仪式中,安禄山竟扎了小辫,戴上肚兜,打扮为“小儿”,前来拜见“母后”。杨玉环虽从恩命,但对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却要认养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为养子,总觉得不是滋味。
  安禄山是中国唐代安史之乱的祸首,他权势的取得,除了手段狡诈,善于谄媚逢迎,骗得唐玄宗、杨贵妃等人的宠信和支持外,还因为河北一带民族杂居,情况复杂,而他熟悉当地情况;另外,当时奚族和契丹族势力较强,不时进扰河北,他以征战或欺诈手法镇压两族立功,被玄宗倚为安边长城。玄宗晚年,朝政腐败,禁军虚弱。安禄山洞悉内情,有轻朝廷之心。他又与权臣杨国忠不和,遂阴谋叛唐。但安禄山在李隆基面前,头脑清晰,反应敏捷。李隆基曾经指着他的大肚子,开玩笑说:“你这蛮子的肚皮里,有什么东西,大成这个模样?”安禄山回答说:“什么都没有,除了一颗赤心!”李隆基  杨贵妃与安禄山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杨贵妃与安禄山的真实关系又是什么呢?
  为讨皇帝欢心,在他认杨玉环做干娘的认养仪式中,安禄山竟扎了小辫,戴上肚兜,打扮为“小儿”,前来拜见“母后”。杨玉环虽从恩命,但对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却要认养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为养子,总觉得不是滋味。
  安禄山是中国唐代安史之乱的祸首,他权势的取得,除了手段狡诈,善于谄媚逢迎,骗得唐玄宗、杨贵妃等人的宠信和支持外,还因为河北一带民族杂居,情况复杂,而他熟悉当地情况;另外,当时奚族和契丹族势力较强,不时进扰河北,他以征战或欺诈手法镇压两族立功,被玄宗倚为安边长城。玄宗晚年,朝政腐败,禁军虚弱。安禄山洞悉内情,有轻朝廷之心。他又与权臣杨国忠不和,遂阴谋叛唐。但安禄山在李隆基面前,头脑清晰,反应敏捷。李隆基曾经指着他的大肚子,开玩笑说:“你这蛮子的肚皮里,有什么东西,大成这个模样?”安禄山回答说:“什么都没有,除了一颗赤心!”李隆基大为喜悦。李隆基曾经命安禄山晋见皇太子李亨,安禄山却不肯叩头,左右侍从催他跪下,他拱手肃立,问说:“我是一个蛮子,不懂得中央的礼仪规矩,不知道皇太子是什么官?”李隆基说:“皇太子就是储备君王,我死了之后,他可以代替我!”安禄山说:“我非常愚昧,从前只知道陛下一个人,不知道更有储备君王。”假装万不得已,只好跪下叩头。李隆基以为他说的全是真话,对他更加宠信。
  历史上有关杨贵妃与安禄山的传说很多,很多人都认为杨贵妃与安禄山关系不一般。《通鉴纪事本末·安史之乱》记载,天宝十年正月三日是安禄山的生日,唐玄宗和杨贵妃赐给安禄山丰厚的生日礼物。过罢生日的第三天,杨贵妃特召安禄山晋见,替这个“大儿子”举行洗三仪式。杨贵妃让人把安禄山当做婴儿放在大澡盆中,为他洗澡,洗完澡后,又用锦绣料子特制的大襁褓,包裹住安禄山,让宫女们把他放在一个彩轿上抬着,在后宫花园中转来转去,口呼“禄儿、禄儿”,嬉戏取乐。
  电视剧中的情节与野史有所不同,尽管安禄山使出浑身解数讨好皇帝和贵妃,但杨玉环始终不太喜欢安禄山。
  那年六月一日,将是贵妃38岁生日,皇帝试谱新曲,但想不出一个好曲名。就在这时,安禄山买下了别人万里迢迢进贡的荔枝亲自带进宫进贡给贵妃娘娘。禄山驰至御前,马扑前而累死,禄山昏迷。皇帝救治,听说其乃得知“南海荔枝,比四川的更加好看好吃”,而贵妃爱吃新鲜的荔枝,故亲赴南海,驰驿而进。皇帝感其愚忠,因以曲名《荔枝香》。左右欢呼,声动山谷。而贵妃怏怏不乐:此荔枝之事已成为她的心结——她怕世人会视她为骄奢淫逸的罪魁祸首。
  安禄山总是以一副愚憨之态示人,尤其在皇帝面前大演忠心耿耿的戏码。为讨皇帝欢心,在他认杨玉环做干娘的认养仪式中,安禄山竟扎了小辫,戴上肚兜,打扮为“小儿”,前来拜见“母后”。杨玉环虽从恩命,但对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却要认养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为养子,总觉得不是滋味。
  朝政之上,安禄山称契丹进犯,请旨返回边关,忽然大哭,一再表明对朝廷的衷心,皇帝宣旨同意其归去,杨国忠得知消息时,安禄山已快马扬鞭远去。杨国忠扼腕叹息,此次的放虎归山,终有了之后史上著名的“安史之乱”。
  知识扩展:杨贵妃和安禄山真的通奸过吗?
  关于杨贵妃的“秽事”,以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所载的 “洗儿”之事影响最大、流传最广。司马温公书中如是说:“禄山生日,上及贵妃购衣服……召禄山入禁中,贵妃以锦绣为大襁褓,裹禄山……上自往观之喜,赐贵妃洗儿金银钱,复厚赐禄山……自是,禄山出入宫掖不禁,或与贵妃对食,或通宵不出,颇有丑声闻于外。”
  司马温公学识渊博,治“史”严谨,可为了给帝王编一本好的“素质教育”教材,竟然腆着老脸,弃正史不顾,把污水往杨玉环身上泼。对此,许多人都看不惯。清代的《历代御批通鉴辑鉴》里曾明确地指出:“通鉴载……考此皆出《禄山事迹》及《天宝遗事》诸稗史,恐非实录,今不取。”
  清代着名学者袁枚更直接地为贵妃鸣不平:“杨妃洗儿事,新旧唐书皆不载,而温公通鉴乃采《天宝遗事》以入之。岂不知此种小说,乃村巷俚言……乃据以污唐家宫闱耶?”而关于《天宝遗事》一书,早在南宋初,洪迈先生便指出其“固鄙浅不足取,然颇能误后生”。真是不幸言中,贵妃洗禄儿的讹传,竟被一位老学究公然放诸正史,一讹千年!
  旧《唐书》杨贵妃传:“(杨妃)有姐三人,皆有才貌。……并承恩泽,出入宫掖。”但牵出个安禄山来,则另有所据。李肇《国史补》云:“安禄山恩宠寝深,上前应对,杂以谐谑,而贵妃常在座。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,由是禄山心动。及闻马嵬之死,数日叹惋……”
  这里需要解释的是玄宗为何要“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”。根据唐崔令钦《教坊记》记载:“坊中诸女,以气类相投,约为香火兄弟……儿郎既聘一女,其香火兄弟多相奔,云学突厥法。”
  如前所述,唐时“胡风”盛行,其实也是上古姊妹共夫风俗的遗存。杨氏三夫人全都结过婚,又不是皇帝的妻妾妃嫔,怎能随便“承幸”?
  那么三夫人只有按“突厥风俗”,以贵妃姐妹的名义“约为兄弟”,这样才可“并承恩泽”,名正言顺地和玄宗发生性关系了。因为当时是一种社会风气,所以杜甫才可以不避圣讳地写道:“虢国夫人承主恩,平明上马入门。却嫌脂粉

篇二:[杨贵妃和安禄山]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是安史之乱的源头?


  杨贵妃与安禄山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是安史之乱的源头?
  被后世推崇为古典“四大美女”之一的杨贵妃,不仅天生丽质,雍容华贵,而且能歌善舞,通晓音律,堪称大唐演艺圈的“一姐”。唐玄宗宠幸杨贵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然而,杨玉环却不甘心只占有一个皇帝,偏偏喜欢上了胡儿安禄山。安禄山请求给贵妃当干儿子,唐玄宗鼓励贵妃收下这个“好孩儿”。自从杨贵妃当了安禄山的干娘,与安禄山来往就有了名分,你来我往,勾搭成奸。
  据史载,唐玄宗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,身兼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在范阳发动叛乱,率15万大军长驱直入,下潼关逼长安。唐玄宗携杨贵妃及朝中大员仓皇出逃蜀中,行至马嵬驿,禁军将士哗变,诛杀杨国忠,逼迫玄宗赐死杨贵妃。之后,唐朝用了整整八年时间才平定这场历史上著名的“安史之乱”!
  “安史之乱”无疑与杨玉环有关联,至少可以说是安禄山以“清君侧”为借口图谋不轨。《新唐书·则天武皇后杨贵妃传》有载:“禄山反,诛国忠为名,且指言妃及诸姨罪。”大意是说安禄山造反,以讨伐杨国忠为借口,而且公开指出杨贵妃及几个姐姐的罪恶。但翻阅新旧唐书,实难找出杨玉环与安禄山有暧昧关系的任何记载或暗示,倒是《新唐书》中有说:玄宗宠信安禄山,命他与杨家诸姨结为兄弟,,而安禄山“母事妃”(拜杨贵妃为干娘),每次朝见天子,杨家人必定设宴招待。这里的“杨家人”应该不包括杨玉环,她可是大唐“皇家之人”。
  那么,杨玉环与安禄山的艳闻又从何而来?是纯属类似当今娱乐八卦性质的坊间传闻,还是唐朝的“狗仔队”潜入后宫卧底“偷拍”之?
  无论是《开元天宝遗事》、《杨太真外传》、《禄山事迹》等野史稗记,还是《唐史演义》、《梧桐雨》等小说杂剧,我们都能看到对“杨安恋”的大肆渲染,有的说得活灵活现,几近当今的某些“写真集”,着实让人难辨真假。其中便有“贵妃三日洗禄儿”的趣闻,说杨玉环为干儿子安禄山三天洗身。“洗三”是古代的一个习俗,在婴儿出生后的第三日,便举行沐浴仪式,召集亲友为婴儿祝吉,也称“三朝洗儿”,意在“洗污免难、祈祥图吉”。杨玉环在禁宫中为比她大二十几岁的安禄山洗澡,似乎让人感觉有些啼笑皆非!
  元代白朴的杂剧《梧桐雨》则说,安禄山进入宫廷后,因与杨贵妃有暖昧关系,被杨国忠察觉而奏明玄宗,安禄山被逐出宫外,改封渔阳节度使,去镇守边关。安禄山离开后,杨贵妃日夜思念,心生烦恼。安禄山起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“单要抢贵妃一个,非专为锦绣江山。”《唐史演义》中描写说,“禄山与贵妃鬼混一年有余,甚至将贵妃胸乳抓伤。贵妃因恐玄宗瞧破,遂作出一个诃子来,笼罩胸前。”这“诃子”是唐代贵妇中流行的一种无带内衣,也相传是杨玉环为掩饰所伤之乳而发明的。
  最要命的还不在于此。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卷216中竟然也记载有“贵妃洗禄儿”事,说是杨玉环用锦绣做成的大襁褓裹住安禄山,让宫女用彩轿抬起。唐玄宗还亲自去观看“洗儿”并予赏赐。又说“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,或与贵妃对食,或通宵不出,颇有丑声闻于外,上亦不疑也。”司马光也倾向于杨玉环与安禄山有私情,但又说玄宗“却不怀疑”。唐玄宗知道杨贵妃与安禄山通宵鬼混,但又毫不怀疑,这堂堂唐明皇岂不成了一“白痴”。
  其实,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之说当属坊间八卦传闻,从诸方面都难圆其说。
  首先是正史上毫无记载,就连暗示也没留下一点。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所记也是依据野史,不足证信。《资治通鉴》本是用来警示皇帝的“警示教育”片,或许司马光觉得这“杨安恋”实在是个难得的“噱头”,弃之可惜,便腆着老脸放进了“正史”。再说司马光所记“贵妃洗禄儿”的时间是天宝十年,这正是杨贵妃受玄宗专宠的时期,俩人“行同辇,止同室,宴专席,寝专房”,几乎形影不离,安禄山实无机可乘。
  再则,杨玉环“傍”安禄山之动机安在?杨玉环贵极实际上的“皇后”,是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,当朝宰相又是自己的族兄杨国忠,安禄山不过一封疆大吏,不值得她去投怀送抱。如果说杨玉环是为满足个人的欲望,这安禄山不仅比她大二十几岁,而且十分肥胖,其貌不扬,言语粗鲁,雍容华贵的杨贵妃怎么会瞧得上他呢!
  杨贵妃与安禄山“私通”说,不仅有娱乐八卦的成分,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掺杂其间。李唐王朝的追随者,需要给那场著名的“安史之乱”找只“替罪羊”,杨贵妃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。于是,杨贵妃便成为“安史之乱”的罪魁祸首,又是一个“红颜祸水”论。
  既然这杨贵妃是“红颜祸水”,何不给她假想一个“情敌”,再弄个“情夫”。唯其如此,才让人觉得马嵬驿哗变合乎理情,这杨贵妃死不当惜,而玄宗痴迷于这样一个有失妇道的妃子似乎不值得。

篇三:[杨贵妃和安禄山]杨贵妃和安禄山是什么关系是情人吗


  杨玉环与安禄山是什么关系呢?大家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吗?
  据悉,在安禄山生日的当天,玄宗和贵妃又赐给水、陆、空各类食物、香药等无数,全用金银器皿盛装,最后干脆连盒子一齐都赠送给了这个干儿。
  正月二日,玄宗在安禄山原官衔上再加封河东节度使,云中太守兼充河东节度采访使;就连安禄山的祖母、母亲全都被封为国夫人;还为安禄山的十个儿子赐名;封安庆宗为卫尉少卿,安庆绪为鸿胪少卿兼范阳郡太守,安庆宗加秘书少监,安尚荣义郡主,改任太仆卿。
  正月十五夜,玄宗和贵妃在勤政楼设宴观灯,特地为安禄山在御座东边摆设一个座位。群臣只能坐在下边。安禄山为了显示自己的特殊礼遇,不时掀起帘子,左顾右盼。
  安禄山的得意忘形,引起了吉温和太子李亨两人的注意。宴会后,李亨避过贵妃,悄悄劝谏玄宗说:
  “天子面前没有人臣供坐之礼,陛下宠信安禄山,将来必为后患。”
  “禄儿相貌奇特,朕想以恩宠厚结其心,为我所用,你不必担忧。”

  “安禄山左右说安禄山一次酒醉之后,变成了一个‘猪龙’。‘猪龙’再变就是龙,将为害不浅,请陛下千万提高警惕啊!”
  “猪龙不足为虑,成不了大器,我儿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  李亨提出安禄山手下为安禄山杜撰的‘猪龙’故事,目的是想引起玄宗的重视,防备安禄山,见其不为所动,还想再劝谏。这时,广平公主哭哭泣泣地推门进来。玄宗非常惊讶地问:
  “女儿为何哭泣,莫非驸马欺侮你不成?”
  “不是驸马,而是杨家兄弟姐妹。”
  “怎么回事儿?细说原委。”
  “昨夜女儿去观灯,杨氏五家结成大队争闯西门。杨氏家奴挥鞭开道,将女儿打下马来,驸马赶来救护,也被打了几鞭。请父皇为女儿作主,严惩凶奴啊。”
  “恶奴如此狂妄,竟目无皇族。高力士,传旨,将恶奴杖杀,太不像话了,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吗。”
  广平公主破涕为笑,谢过父皇,告辞回家。
  李亨见发生了与杨家有关的事,估计贵妃可能马上就到,怕再要说下去,玄宗不高兴,就急忙告退了。
  果然,李亨前脚出门,贵妃后脚就到,为杖杀杨氏家奴的事来找玄宗抱打不平说:
  “陛下不问事非曲直,仅听一面之词,就杖杀杨家家奴,于理不公。”
  “公主金枝玉叶,岂能遭家奴侮辱。朕不看贵妃的面子,家主也难脱干系。”
  “陛下既然给我三分薄面,光杖杀妃族家人,却一味偏袒公主,外人今后都会蔑视杨家。蔑视杨家,就是蔑视臣妾,蔑视臣妾,就是蔑视陛下,不知陛下可曾想到这样处理后引起的连锁反响和后果?”
  “爱妃谋算深远,言之有理。朕决定免去广平公主驸马程昌裔官爵,以后不许朝拜。”
  “陛下英明公正,妾代杨家谢谢。”
  贵妃急忙差人将玄宗新的决定通知杨家。
  安禄山获知杨家家奴被杖杀的消息,急忙进宫,向贵妃表示慰问,并送上天山灵芝,说要当“琵琶弟子”。女人喜欢恭维、投其所好、为悦己者容的天性,使贵妃对安禄山的来访,显得非常高兴,热情招待,相对就餐。安禄山心里这个乐啊,此后经常以学琵琶为名出入后宫,或与贵妃对餐,或切磋研究《胡旋舞》,想赢得贵妃的欢心,并多次向贵妃表忠心,愿为贵妃赴汤蹈火,粉身碎骨,大有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之感。
  没多久,宫内有人悄悄说贵妃行为不检点,议论安禄山和贵妃有奸情。安禄山怕影响太坏,引起玄宗的疑心,就慷慨解囊,向宫内侍从赠送金银财物,乘机和一些人调情。
  玄宗对贵妃和安禄山的事也有耳闻,但他置若罔闻,不予理睬,他相信他的贵妃很单纯,不会干那苟且之事。
  贵妃对安禄山如此看重,自有见地,当初答应和安禄山结为母子关系,就是为自己的后事着想。她知道将来玄宗年纪大了,总有一天会撒手人寰,宫廷内免不了要争斗流血,安禄山手握天下精兵,身兼要职,是自己被立为国母、或皇太后和立于不败之地的有力保障。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安禄山地位越来越重要,她越发感到当初的决定是非常的明智正确的。她利用自己高超的交际手腕,把个喜好自己美色的安禄山玩于股掌之上,可望而不可及,只能在下边急得团团乱转,吃不到嘴里,却又不愿善罢甘休,更不想轻易离开。
  贵妃为了使安禄山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,以母亲的名义给“儿子”过生日,将他召入后宫,举办盛大的宴会。酒足饭饱之后,贵妃让人抬来一口大缸,注入热水,叫安禄山跳进去洗澡,名曰“洗儿”。安禄山当着那么多侍女的面,开始不好意思,扭扭捏捏不敢脱衣服下水,可是,经不住贵妃的一再催促,豁出去了,一不做,二不休,口里念念有词道:“母不嫌子丑,子不为母隐,”索性脱了个净光,赤裸裸地用手捂着羞处,纵身跳入大缸。
  体重三百五十多斤的安禄山,腹大无比,躺在水缸里,侍女们只见肚子不见其他的东西。贵妃和侍女们围在大缸周围逗乐。
  安禄山在缸里依依呀呀学着婴儿的声音叫道:
  “娘!娘!我饿,真的好饿!我要吃奶奶。”
  贵妃叫侍女取来牛奶往安禄山嘴里灌。安禄山用手推开说:
  “我不吃牛奶,我要吃娘奶。”
  贵妃只觉脸上微微发烧,叫人掌嘴。安禄山在缸里用手护着羞处来回躲闪,把太监和侍女们逗得前仰后翻。
  贵妃叫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锦绣大襁褓,把安禄山包裹在里边,叫宫女用彩车拉着,说这个儿子不孝顺,没有出息,要把他卖掉。安禄山这时装出一幅可怜象,眼里噙着泪水,见谁都可怜惜惜地叫道:
  “大娘,大娘,好心的大娘,可怜可怜我吧!收下这个没娘的儿子吧!”
  安禄山逼真滑稽地表演,引起哄堂大笑。
  沉寂的后宫,难得有这么热闹。宫女们长年压抑的热情迸发出来,玩得更加开心,闹得后宫仿佛一片欢乐地海洋。
  欢声笑语吵得玄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兴事。忙叫小宦官查看,小宦官回报说,贵妃正在洗儿呢。
  玄宗心里觉得奇怪,洗儿有什么好笑的,不妨也去看看,来到后宫,一下子被这热闹的场面所吸引。
  安禄山正玩得开心,一看玄宗来了就撒娇,装着无限委屈的样子,拉着哭腔,悲悲切切地叫道:
  “父亲!父亲!我娘心狠,要卖掉‘禄儿’。十指连心啊!父亲,快快救命啊!”
  说着说着,他还真的呜呜咽咽假哭了起来。
  玄宗被逗得捧腹大笑,流出了老泪,赐给贵妃洗儿钱百万,又重赐安禄山财物无数,然后传令摆酒设宴。
  从此,宫中大小都呼安禄山为“禄儿”。


推荐内容: 杨贵妃与安禄山艳史

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:

[杨贵妃与安禄山艳史]杨贵妃和安禄山

http://mip.bbjkw.net/zuowen184325/

上一篇
下一篇
[童话寓言]相关推荐

[童话寓言]热门推荐

[童话寓言]最新推荐

上一篇:[二世仙凡道]仙凡道 下一篇:[炸肉丸的做法]炸肉丸